首页 局务公开 档案要闻 业务专栏 网上展厅 杭城古今 互动交流 红人阁 上杭图库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杭城古今 > 杭史研究
老戈《红色上杭简史》第七章 古田会议
     发表日期:2014-05-27   [ 字体显示:     ]    [收藏]   [打印]   [关闭]

  1、古田会议的召开。1929年12月28日,在毛泽东、朱德、陈毅的共同主持下,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在古田曙光小学胜利召开。曙光小学原本是万源祠,因是廖家先人所建,所以又称为廖氏宗祠。其始建于1848年,是一幢单层歇山式砖木结构的小四合院式平房,青砖白墙黑瓦红柱,显得古朴端庄。它的结构十分完整,形式上也十分美观大方:飞檐翘角的装饰,花鸟龙凤的点缀,说明了廖氏先祖财力的雄厚。更难能可贵的,是建筑中随处可见的诗书贤孝礼仪故事的彩绘,以及大门青石条外侧石灰墙面镌刻的对联:学术仿西欧开弟子新智识,文章宗北郭振先生旧家风。辛亥革命后当地进步人氏在此创力“和声小学”。1929年5月红四军二次入闽进驻古田时改为曙光小学。这座建筑所占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背靠群山绵绵、林海莽莽的彩眉岭,近临绿水欢流,漫江清澈的古田溪,正面是宽阔平整,阡陌纵横的水稻田,左侧是一块当年供孩童嘻闹玩耍的大草坪,右侧 有通往五龙村的山间小道。在群山的衬托下,曙光小学显得那么地端庄而又那么地显目。代表大会会场布置得庄严而热烈,数十张桌椅整齐地排列在大厅,主席台是两张合在一起的四方桌和一张长凳,墙上的马克思、列宁头像及上方会标鲜艳夺目,会场中心4根圆柱上贴的标语明示着大会的主要议题。当年120多位红四军党代表,士兵代表以及地方干部代表和妇女代表参加了古田会议。陈毅首先传达了中央“九月来信”和中央关于反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决定,还专门作了关于废止肉刑和废止枪 毙逃兵的报告;毛泽东、朱德分别作了政治报告和军事报告。代表们经过热烈的讨论,一致通过了毛泽东经过一个多月辛勤劳作、亲自主持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会议选举产生了毛泽东、朱德、陈毅、罗荣恒、林彪、谭震林等11人为委员及三名候补委员,毛泽东再一次地当选为前委书记。古田会议因有红四军“七大”、“八大”的教训,因此会前作了周密的安排和精心的准备,加上有中共中央“九月来信”这个“尚方宝剑”更重要的是毛泽东、朱德在此前已经真正做到了尽释前嫌,心无芥蒂的“将相和”,在红四军全体指战员心中的形象更为高大,更为完美。会前的调查研究和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做得非常具体和入脑入心,全军指战员对毛泽东的政治主张和重掌红四军帅印真正做到了认识一致,心服口服。因此,短短的两天会议开得极为成功。那两天古田异常寒冷,身着单薄的红四军党代会代表们一边围着炭火取暖,一边聆听着伟人们的报告,天气的寒冷难敌心中的炽热,据曾有幸出席古田会议的老前辈们回忆,古田会议一扫以往红四军“七大”、“八大”极端民主化倾向,且事先有了充分的准备,讨论的议题很集中,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通过一个决议,用制度和规矩来约束全军,而这个“规矩”也已经有了具体的草案,这个草案在各级党代表联席会和各种形式的官兵座谈会都有过广泛地征求意见和热烈讨论,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说出了大家心里想说的话,感到很亲切、很实际、也很管用,通俗易懂,也便于操作执行。因此这个决议在党代会上一致获得通过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古田会议闭幕后已近1929年新历年末,为了庆祝古田会议的胜利举行和迎接1930年元旦,在古田会址左侧草坪上,军民欢欣鼓舞地在那里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和元旦迎新晚会,经过一个多月休整的红四军情绪高昂,斗志旺盛,他们威严的军容风纪和步调一致的阅兵步伐,给古田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极大地鼓舞了全军指战员。

  古田会议选举出的前委班子和与会代表中的大部分都成了中国革命的栋梁之才。11位前委委员中除毛泽东这位一代伟人功高位显外,还有共和国十大元帅中的四位:他们是朱德、陈毅、林彪、罗荣恒;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时任红四军一纵队二支队党代表的粟裕名列新中国十大将之榜首;时任红四军前委秘书的谭政和时任红四军四纵队参谋长的罗瑞卿也是共和国开国十大将之列;时任红四军一纵队参谋长的肖克、红四军二纵队十二大队党代表赖传珠、红四军副大队长陈士榘、红四军军部副官长杨至成、红四军一纵队教导队党代表赵尔陆 在1955年都被授予上将军衔;时任红四军二纵队参谋长的郭化若、红四军二纵队四支队支队长毕占云、红四军三纵队副官赖毅于1955年荣膺中将军衔;当时还只是红四军司令部司号员的俞炳辉等多人也于1955年荣膺少将军衔。这是红四军的骄傲,也是古田会议的骄傲。

  2、《古田会议决议》的主要内容。

  《古田会议决议》近三万字,分8个部分(也有的说9个部分,是将其第5部分中“青年士兵的特种教育”专门列为一个部分),总结了红四军成立以来在部队建设上的基本经验教训,确立了中国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其8个部分分别为:

  (1)纠正党内非无产阶级意识问题(即后来收入《毛选》第一卷中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

  (2)党的组织问题;

  (3)党内教育问题;

  (4)红军宣传工作问题;

  (5)士兵政治训练问题;

  (6)废止肉刑问题;

  (7)优待伤病兵问题;

  (8)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关系问题。

  这是毛泽东同志历时一个月时间,在广泛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下的不朽雄文。《决议》的中心思想是要求用无产阶级思想建设党和军队,《决议》全文在1993年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一卷中已公开发表。

  关于军队建设。《决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强调坚持无产阶级政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指出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决不能把军队凌驾于党之上。决议重申了红军“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的三大任务,指出红军决不是单纯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要求全军必须反对单纯军事观点和不重视根据地建设的流寇思想,把宣传工作当作“第一个重大的工作”。要求全军树立“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以极大的努力去完成党赋予的革命政治任务。《决议》还明确了红四军军事系统和政治系统的关系,是“在前委的指导之下,平行地执行工作”。

  关于党的建设。《决议》首创了思想建党原则,提出首先必须加强对党员的马列主义和正确路线教育,提高党员的政治素质,并在加强党员的教育形式上作了详尽的计划,明确规定了一些必要的会议制度和开展调查研究、谈心活动等有效的教育形式。强调要把党的思想建设放在首位。决议特别强调了在党内纠正单纯军事观念、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个人主义、流寇主义和盲动主义残余的重要性。决议认为纠正党内错误思想,主要是在党内加强马列主义教育和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使党员的思想和党内的生活都政治化、科学化。在党的组织建设方面,决议强调反对错误倾向,强调要教育党员懂得党的组织的重要性,要“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指出党的纪律之一是“少数服从多数”。

  为了保证党组织的质量,搞好党的组织建设,《决议》对红军中发展党员的条件作了新的规定。即:“1、政治观念没有错误(包括阶级觉悟);2、忠实;3、有牺牲精神,能积极工作;4、没有发洋财的观念;5、不吃鸦片不赌博”。并制定了“以战斗兵为主要对象。同时,对非战斗兵如夫子、勤务兵等亦不应忽视”的党员发展路线,肯定每连建立一个党支部,班、排建立党小组的重要组织原则。

  关于民主建设。《决议》坚持官兵平等,实行民主主义制度。指出:官兵之间只有职务不同,没有阶级分别。长官应当爱护士兵,关心士兵,切实保障士兵的民主权利,坚决废止肉刑,士兵要尊重长官,自觉接受管理,遵守纪律,克服极端民主化和平均主义,雇佣思想等错误倾向。在军民关系上,要求军队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强调必须发扬无产阶级民主,实行官兵一致;军民、军政一致和瓦解敌军、宽待俘虏的政治工作三大原则,在充分尊重士兵权利的基础上,确立了人民军队的严明纪律。为了确保军队中民主制度的执行,《决议》规定军队在党的领导下,连、营、团各级均建立士兵委员会,代表士兵利益,并协助党组织开展政治工作,红军中的经济制度实行军事共产主义。

  我们现在重新读这部八十多年前的巨著,仍感到非常亲切和十分实用,其朴实的文风,翔实的事例以及充分的说理性和行之有效的纠偏纠错办法,实在令人拍案叫绝。在近三万字的《决议》全文中,没有什么宏篇大论,也绝无假、大、空的高调,既有很强的原则性,又有实在的可操作性,不论文化程度高低,均可理解消化。尤其是在其最核心的部分《关于纠正党内错误思想》中,首先提出了纠错的重要性(执行正确路线妨碍极大,担负不起中国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红四军的任务);分别列出了存在的8种错误思想,即:

  (1)关于单纯军事观点;

  (2)关于极端民主化;

  (3)关于非组织观点;

  (4)关于绝对平均主义;

  (5)关于主观主义;

  (6)关于个人主义;

  (7)关于流寇思想;

  (8)关于盲动主义残余。

  对以上这八种红四军党内存在的错误思想,不少是在“七大”、“八大”时就争论,批评过的,但没有在全军取得共识,这次《决议》既没有以胜利者的姿态抓辫子,打棍子,也没有无限上纲,大放空炮,而是从其具体的表现,来源分析入手,提出了对各种错误思想纠正的办法,论证有理有据,分析丝丝入扣,纠正办法切实可行,能使人心服口服。

  3、“古田会议”的影响。从1929年5月开始的党内思想斗争,经过半年多时间的磨炼,终于基本上达到了毛泽东主张的建党、建军之共识。在此后的贯彻执行中,全军指战员更是进一步地认识到古田会议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它解决了党和军队在长期处于分散的农村游击环境中,在工人不占主要成份的情况下,如何把共产党建设成为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政党,如何把红军建设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的人民军队等重大问题。它以新经验丰富了马列主义的建党和建军学说,为党和军队的建设指明了方向。从此,红四军节节胜利,开创了中国革命的崭新纪元。

  当时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和周恩来等人收到《决议》后,连声叫好,说:“对,我们的军队就要这样办”,并要求全国各地红军都学习贯彻这个决议。1930年上半年,古田会议决议在全国各地的红军中广泛传播,得到各根据地红军的一致认同和积极贯彻。1930年2月28日,中共闽西特委召开了第二次扩大会议,根据古田会议精神,检查总结了过去党的建设各项工作,提出了今后党的组织工作的新要求。闽西党组织“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古田会议精神的指引下,使闽西各级党组织及地方军队建设都得到加强。1930年4月,闽西红十二军成立时,党中央还特别指出:“无论军事、政治、兵委以及群众工作,都可以援用红四军经验”。

  广西左右江暴动成功,邓小平担任红七军前委书记后,发出《红七军前委通告》,要求各支部“以最大的力量来注意党的组织问题”,党中央很快肯定了红七军的做法,指出红七军“能利用朱毛红军的经验,这是对的”。1930年5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上指出:红四军贯彻古田会议决议取得成效。

  此后,1930年~1933年,红军和根据地进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高潮。

  毛泽东作为古田会议的主持人,《决议》的起草者,同时也是决议的积极贯彻执行者,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多次批示八路军、新四军要“按古田会议精神搞好部队建设”。1942年1月23日,他亲笔致函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谭政和八路军留守兵团政部主任莫文骅,要求边区各部队要认真学习和研究《古田会议决议》,把部队建设成为坚强战斗力的人民军队。信中指示:“将四军九次大会决议多印数千份,发至留守部队及晋西北部队,发至连长为止,每人一本,并发一通知,叫他们当作教科书加以熟读”。

  1944年1月,在延安整风运动的总结提高阶段,毛泽东提议,将《古田会议决议》作为全军干部整风必读文件。这个提议,得到党中央的赞同。党中央在印发决议时,特意加编者按说:“这个文件是毛泽东同志写的中国共产党建军与建党的最早和最重要的文献之一,其立场、方法和基本内容,至今仍完全适用”。

  同年4月,谭政主持起草了《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这是继古田会议之后我军政治工作的又一历史性文献。报告指出:“我们的政治工作曾经有过很好的传统,《古田会议决议》就是这个传统的一个具体表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都参加了报告的起草和研究工作,以后毛泽东又几次亲笔修改,在报告中多次强调要“坚决执行1929年红四军古田会议的决议”。

  解放战争时期,古田会议决议已成为我军纲领性文件。

  1960年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中强调指出:“《古田会议决议》指明了我军建设的方向,奠定了我军政治工作的基础。《古田会议决议》所建立起来的我军政治工作的光荣传统,是永放光芒的。”

  1977年7月21日,在党的十届三中全会上,刚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就强调指出:“把列宁的建党学说发展得最完备的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时期,即红军创建时期,毛泽东同志的建党思想就很明确,大家看看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的决议就可以了解”。

  1978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指出:“毛泽东同志在1929年为古田会议写的决议就尖锐地反对主观主义……。”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同志也在这次会议讲话中指出:半个世纪以来,“我军的政治工作有很大的发展,但是它的根本原则,它的基础,还是古田会议奠定的”。

  1989年12月22日,江泽民总书记风尘仆仆地前来瞻仰古田会议会址,并在展厅聚精会神地逐条逐句地阅读决议,然后说:“这些内容现在仍然适用。我们抓党的建设,抓思想政治工作,就要按古田会议精神去做”。在随后的发言中,江泽民还强调:《古田会议决议》是个宝,至今还有强大的生命力,有重大的指导作用;我们要温故而知新,学而时习之,经常拿出来翻翻、学学有好处;它讲的虽然是60年前的事,但好象就发生在今天,有新的含义;当前,发扬老区的光荣传统,学习古田会议精神,有着特殊的意义。总书记兴致勃勃地参观完陈列馆,尔后欣然命笔为古田会议纪念馆写下“继承和发扬古田会议精神,加强党和军队建设”的题词。

  1999年6月21日,胡锦涛同志到古田,在与当地党政领导和老红军、老干部代表见面时深情地说:“今年是古田会议召开七十周年。这次会议是我们党和军队建设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特别是古田会议强调要重视加强思想政治建设,这个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在跨世纪发展的征途上,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古田会议精神,充分发挥思想政治工作这个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确保党的政治任务的顺利完成”。

  1999年12月10日,曾庆红同志亲临古田参加古田会议七十周年纪念大会,在“第二故乡”,他深情地说“古田会议是我党和我军建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重要会议。《古田会议决议》不仅是伟大的建军纲领,也是伟大的建党纲领,不仅对当时的红四军起了重大作用,而且被中央运用到其他革命根据地,对指导全党的建设和我军的不断发展壮大,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1999年,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通过决议,中共中央批转,在全军弘扬古田会议精神。

  2004年,江泽民在卸任中央军委主席之前再一次为古田会议题词:“古田会议是我党我军建设史上的里程碑”。

  2010年2月13日(农历大年三十),在中华民族万家团聚、喜迎春节的欢乐时刻,胡锦涛总书记时隔10年后又一次到古田镇与干部群众共迎新春佳节。胡锦涛总书记参观了古田会议纪念馆,瞻仰了古田会议会址,亲切看望了“五老人员”代表和基层干部群众,到会址附近五龙村烈属张唐妹家一起包艾叶粄、做糖枣、拉家常,观看了五龙村客家民俗文化表演,和村民群众一起载歌载舞,共庆新春佳节。

  。。。。。。

  我们在重温古田会议决议,就会油然产生这么一种感觉:如果没有古田会议,就不会有红四军后来面貌一新的迅速发展壮大,如果没有红四军的新生以及《古田会议决议》这一伟大的建党建军纲领性文件指引,中国革命也许还要在黑暗中多摸索几年乃至十几年。古田是伟大的,它孕育和诞生了“古田会议决议”;古田又是幸运的,后人在充分肯定和赞誉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及其《决议》的同时,也牢牢地记住了上杭古田这一神圣而伟大的名字。

  4、协成店的思索。古田会议期间,国民党对红四军和闽西苏区第二次三省“围剿”已经形成,敌军已占领龙岩城,先头部队甚至已驻扎在小池,与古田只隔一座彩眉岭,形势非常紧迫。1930年元旦过后,朱德即率领红四军一、三、四纵队于1月3日出发,首先向赣南出击,打破敌人包围闽西的军事部署,毛泽东率第二纵队留守古田阻击从龙岩方向来的敌人并处理一些善后事宜。这一年元旦过后,古田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整个古田小山村象似一个银色的世界,红军主力就要出征远去,全军上下充满昂扬的激情。毛泽东此时既沉浸在古田会议成功的喜悦之中,又为红四军内部由于仍受着城市中心论的影响,没有在游击区域建立红色政权的观念,更没有用这种红色政权的巩固和扩大去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意识而担忧着。当时红四军内部一些人认为在距离革命高潮尚远的时期做这种建立政权的艰苦工作是徒劳的,甚至流露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悲观情绪。这一思潮的代表人物是第一纵队司令员林彪,这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娃”在1929年5月18日的前委会议上提出这一悲观论调后曾受到毛泽东的严肃的批评。古田会议前后,林彪给近在咫尺的毛泽东写了一张贺年信,字里行间仍保留他那种不相信革命高潮将很快到来,仍然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思想情绪。毛泽东发现,林彪一次又一次重复提出流动游击走州过府,不愿建立根据地和对革命前途悲观的思想不仅是林彪个人的主张,而是存在于红四军党内的“一般紧要的问题,在红四军指战员中有一定的代表性。所以毛泽东收到林彪的信后没有立刻复信,他苦苦思索着,为此,他还特地把住处从松荫堂搬到原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部兼林彪的住处古田赖坊协成店。

  协成店距古田会议址相距一公里,是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一进两厅,面宽三间,是上杭白砂一位做土纸、木材生意的商人傅光书于1922年建造。协成店坐西朝东,占地面积180平方米,毛泽东住在楼下一间不足10平方米简陋的小厢房里。

  新年过后第5天,毛泽东经过了一番“搜索枯肠的思考”,才给林彪复信,用严厉的词语批评了林彪对于时局的悲观论调和流动游击的观点,英明地预见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光明前景。乐观地以诗一般地语言预测中国革命的高潮:“我所说的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绝不是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此文虽为私人通信,但针对的是当时存在的一种普遍倾向,所以这篇7000多字的雄文毛泽东最初命名为《时局估量和红军行动问题》,当时即油印成小册子分发给红四军的基层党支部公开传阅、讨论、学习。后来解放区有些地方再版刊印时曾以《毛泽东同志给林彪同志的一封信》为题,1948年林彪向中央提出,希望公开刊行这封信时不要提他的名字,毛泽东同意了他的意见。解放后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时,这封信改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开头及结尾指名批评林彪的地方也作了删节修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毛泽东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理论形成的标志,这是古田会议后毛泽东写的第一篇文章,从中也可领略一代伟人在成功地召开古田会议后那充满革命豪情和必胜信心的不朽风范。协成店也因伟人的光临和雄文的诞生永远地载入了革命史册。

  毛泽东在1月5日写完给林彪的信后,嘱托傅柏翠照顾其快要临产的妻子贺子珍(将其安顿在蛟洋傅柏翠家中,计划待其生产后再随军行动),于1月7日才离开古田(一说是1月9日),离开之际,还给当时闽西特委写上“离开闽西,巩固闽西”八个字以资期望和鼓励。在此后的行军作战中,古田会议决议在红四军中得到全面贯彻执行,全军思想空前统一,行的一致,面貌也焕然一新,可谓是军心大振,斗志昂扬,从毛泽东挥师越过武夷山,挺进赣南时挥笔写下的《如梦令·元旦》一词中可以看出毛当时的喜悦心情。

  “宁化、清流、归化,

  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山下,

  风展红旗如画”。

  
收藏】 【打印】 【关闭】]
主办:福建省上杭县档案局(馆) 承办:福建省上杭县数字上杭建设办公室
闽ICP备09032653号  联系电话:0597-3842054   E-Mail:daj@shanghang.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Netscape6.0、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和中文大字符集